第379章 苦闷(1 / 2)

作者:江月初梦
傅月初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府邸之中,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说实话,他就不明白了,齐君这到底是怎么做到将这么好的一个提议给扼杀在摇篮之中的,按理来说,齐君不是应该会很开心的嘛?没有一个君王是不希望自己的版图扩大了的不是?怎么还有齐君这样的人呢?
难道说齐君的匈奴已经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还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个位置上面呢?齐国上下又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动静的呢?这一切都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的好吧。
现在的齐国国内还是一片风平浪静的,傅月初当真无法想象齐君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样想的,同样也不清楚齐君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将国内的那些主张扩张领土的朝臣的意思给压制下去的。
即便是齐君再如何的胸怀大志,再如何的气度不凡,再如何的手段高明,想要将这么多的人的想法给压制下去了,这无疑是不可能的事情的。
越是想,傅月初的心中就越发的迷惑不解了,说实话,他当真是觉得自己看不透齐君此人,同样也看不透姜弼这人。
齐君不愿意扩张,那也许是跟他的治国方略有关,可姜弼呢?姜弼毕竟是一个将军,一个武将,尤其是姜弼这样的一个能征善战的武将,竟然也会否定了这样的一个提议,这就不得不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文臣死谏、武将死战,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一个国家的繁荣强盛,而现在的齐国……姜弼这个武将中的第一份儿的大将军,竟然会是一个惧战的人,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看到傅月初那阴沉的脸色,不管是琳蓉还是菊儿,两人的心中都是迷惑不解的,她们谁也不清楚傅月初今日入宫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怎么这会儿会让他闷闷不乐的呢?
难道说是他跟齐君商谈的事情被齐君给否决了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也犯不着脸色如此的难看的吧?
二女越是想,脑袋里面越发的迷糊了起来,原本两人是打算去问一下傅月初的,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傅月初露出这样的神色的。
可奈何傅月初此刻的脸色实在是太过于难看了,她们两个人即便是想要去问问,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没看到傅月初的身上散发着那股浓郁的寒气的嘛,谁知道傅月初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现在她们也只能就这样等着了,免得到时候傅月初当真发火了,烧到她们的头上就不好了。
琳蓉虽然从来都不曾见过傅月初发火的样子,可她也听说过不少傅月初生气的时候的样子的,这要是傅月初当真发火了,那她还真的不敢冲过去了,就是菊儿这个陪了傅月初这么多年的人,都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过去的,更别说是她了。
是以,府里的人都看看到了傅月初那异常难看的脸色,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面对傅月初的,更没有一个人敢来劝一下傅月初的。
整整一个下午,傅月初一直都待在书房之中,根本就没有一点要出来的意思,而琳蓉跟菊儿一直都守候在门口,想着一会儿傅月初出来了,她们也能够第一时间看到他。
天色一点点的黑了下来,傅月初依旧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就让二人的心中有些担忧了起来,她们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同样也不清楚傅月初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东西。
毕竟这都已经到了晚上了,从回来之后就一直都待在书房之中,也没有叫过任何一个人,这定然是出了什么事儿了,要不然的话,傅月初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菊儿,你去让厨房的人将饭菜送过来,等下咱们给夫君送进去吧,毕竟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出来,咱们还是进去看看的好。”
对于琳蓉的这个提议,菊儿根本就没有反对,当即便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功夫,便提着一个食盒跑了过来。
“夫人,东西都已经拿过来了,要不然夫人您进去吧,奴婢不敢进去,以往公子若是将自己关在书房之中的 话,从来都是君上去叫的,奴婢们根本就不敢进去,奴婢记得当初有个下人进去了,然后就被公子给杀了,奴婢当真不敢进去,公子应该不会对夫人如何的。”
琳蓉:“……”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傅月初竟然还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的,这当真是让她太过于意外了,如果说他们这是在安邑的话,那自然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她入宫一趟,将魏无忌给叫出来罢了,可问题是,现在他们可是在齐国的好吧,去哪里找魏无忌呢?
见此,琳蓉也只能苦笑了一声,将食盒从菊儿的手中接了过来,然后轻轻的推开了门,小声道:“夫君,你怎么了?我来给你送饭了……”
当琳蓉进入到书房中的时候,就看到偌大的书房之中,异常的凌乱,而傅月初则是坐在拴后面,两眼无神的盯着屋什么好了。
这样的情况她也是第一次碰到的,以往从来都不曾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可现在她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朝着傅月初走了过去。
“夫君,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同齐君要商谈的事情搁浅了?俗话说的好,好事多磨嘛,夫君你也别太着急了,想来齐君也是有各方面的考虑才会做出那种决定的,夫君不必太过着急了,再说了,即便齐君当真给拒绝了,那也只能是说明他的目光太过短浅了。”
傅月初想了一个下午的问题,没想到琳蓉进来之后,不过是这么几句话罢了,就将他那阴云密布的心情都给治愈了。
看看那已经被自己给毁的不像话的书房,再看看琳蓉那一脸的担忧,傅月初的心中不由的伸出了一丝心疼。
原本他是不打算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打扰到琳蓉的,可却没有想到,这些事儿终究还是让琳蓉担心了起来。
“夫人怎么亲自过来了?这么重的东西,夫人完全不必亲自提着嘛。”
傅月初这么说,也是想要化解一下尴尬的,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琳蓉竟然笑道:“夫君觉得这府中的人有几个人敢闯入到书房中的呢?而且还是在夫君盛怒之下闯入到书房之中,这显然就是不怕死了嘛。”
琳蓉这话一出,傅月初越发的尴尬了起来,也许有些事儿他自己做过之后就给忘掉了,可那些个下人们却没有一个人给忘了的好吧,那些人的胆子可没有那么大。
琳蓉将食盒放在了桌案上,而后钻到了傅月初的怀中,很是乖巧的坐在了傅月初的腿上。
“菊儿陪了夫君那么多年的,都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擅自闯进来的,更何况是这府中的其他人呢?好啦,被生气了,这事情是永远都处理不完的,你若是将自己的身体给折腾坏了,那可就不好了,快点先用饭吧。”
听着琳蓉那轻柔的声音,傅月初也不想再继续考虑那些问题了,佳人在怀,他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了不是?
不过这会儿他的确是应该先用饭了,琳蓉不说他还给忘掉了,今日他也就早上吃了点东西,这会儿恐怕天色都已经黑了吧,若是再不吃饭,那他估计就能将自己给饿成个人干儿了。
“好,既然是夫人亲自给送过来的,那为夫自然是不能拒绝了不是?想来夫人到这会儿应该也还未曾用饭吧?不如请夫人陪为夫一同用餐吧?”
见傅月初这么说,琳蓉也没有拒绝,说实话,这会儿她的确是饿了,毕竟担心了傅月初一天,到了这会儿,她都还没有用饭呢。
夫妻二人用过饭之后,吃饱喝足,傅月初也就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了,一把将琳蓉给勾到了自己的怀中,随即笑道:“咱们成婚也有一段时间了,夫人是不是应该考虑给为夫生个孩子出来了?毕竟为夫现在也是有侯爵的人了,自然是需要给生个小崽子出来,让他来继承这偌大的家业了不是?”
听到傅月初这话,琳蓉的小脸瞬间就红到了耳后,虽然说傅月初所说的这是一个事实,可问题的关键是,这毕竟是在书房中的好吧,而且外面还有不少的人在守着呢,怎么能够做那种事情的呢?
“夫君,咱们回……回房间吧,这里是书房,不行的。”
琳蓉的声音很小,就如同那蚊子在耳边轻语一般,听得傅月初都心猿意马的,整个人都有些飘忽了起来。
不过看看琳蓉那羞红的小脸,他越发的想要逗弄一下自家的小娇妻了,毕竟自家娇妻如此好逗的,他若是不好好的给逗弄一下的话,那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对于傅月初心中的想法,琳蓉根本就不知道,她还以为傅月初当真要再这书房里面就……
“夫人何必如此害羞呢?咱们如今毕竟是成亲了的,外面的那些个下人们,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偷听的,谁要是敢偷听,一会儿为夫就去将他们的耳朵给割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综合其他】推荐阅读:武林猎魔传被凉一剑诛尘妖妃当道:狐系王爷宠翻天轮回乐园一胎三宝:总裁盛宠麻辣妻狼情妾意赐歌江唯林南烟天才萌妃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