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姜弼夜来

作者:江月初梦
傅月初刚来了兴致,想要好好的逗弄一番自家的娇妻的,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姜弼怎么又给跑过来了?早不来晚不来的,偏偏在这个时候跑过来,这是非要坏了他的好事儿不成?是他家娇妻不好玩,还是他家娇妻不够柔软的?他为何要去见他姜弼的?
况且今日齐君不是都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他的提议了?这会儿他姜弼还跑过来做什么?难道说是齐君还想要杀了他不成?
想到今日齐宫中那冰冷诡异的气氛,傅月初的心中就是一肚子的火气,这偌大的齐国,如今竟然给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这还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呢。
他可以保证,如今的齐君还在的时候,齐国的霸主地位自然是无法动摇了的,可如果说齐君驾崩了,那到时候齐国必然会从山巅跌落了的,至于会衰败成什么样子的,那就不是他能够知道的事情了,不过他一定有机会看得到的。
“夫君,武胜君要见你,想来应该是有大事儿要同你商谈的,要不然夫君你还是快点过去见见人家吧,我就先回去房间等着夫君了,若是夫君能够将自己这次来齐国需要商谈的事情都给谈妥了,回头人家跟菊儿一同伺候你也未尝不可。”
能够让琳蓉一个公主说出这样的话,傅月初整个人都给懵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琳蓉为了让他去见姜弼,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的确是太出乎意料了。
可则毕竟是自家娇妻的意思,为了自己的福利,他还是要听从一番的嘛,不管怎么说,只要娇妻能够开心了那所有的一切也都无所谓了,不过是花费一点时间罢了,他现在最多的也就是时间了好吧。
伸手轻轻的在琳蓉的眉心点了一下,随即笑道:“好,这可是夫人亲口说的,到时候可千万别后悔了,若是夫人敢反悔的话,看为夫如何欺负你。”
说着傅月初便拥着琳蓉走出了书房,而后命令下人将琳蓉送回到了房间,而他自己则去了前面见姜弼。
才刚刚进入到客厅,就看到姜弼急不可耐的在客厅里面转来转去的,犹如那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看得傅月初忍不住给笑了起来。
“这么晚了,不知道武胜君来傅某的府上,可是有什么事情啊?若是有事儿的话,那就请武胜君直言吧,夜深了,傅某还要回去陪着贱内呢,明日一早,傅某便要离开齐国了,还请武胜君直接一点。”
傅月初根本就不想再纠结下去了,如今的齐国既然都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了,那他就只能找其他国家去合作了,反正这天下间多的是国家想要扩张自己的领土的,远的不说,就是那楚国,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的不是?
傅月初可以保证,若是他跑到楚国将自己的提议给说出来了,那楚王绝对会同意了的,而且是想也不想就能够同意了的,根本就不可能会有齐国这样的麻烦的。
这样的一个没有了斗志的齐国,迟早是要在列国之中被除名了的,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以齐楚两国之间的恩怨,倘若齐君驾崩了,到时候楚王绝对会给插上一脚的。
向东啊这里,傅月初就觉得有些好玩儿了,齐国的国力再如何强盛又如何?若是没有一个能够雄霸四方的君王在位的话,那所有的一切也就全部都完蛋了不是?
姜弼怎么也没有想到,傅月初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让他整个人都懵逼了。
在他看来,傅月初既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是绝对不会轻易的离开了齐国的可现在傅月初竟然告诉他,他都已经决定了明日就要离开临淄了,这怎么可能的呢?
难道说傅月初想要放弃了他的那个想法不成?那应该是不可能的吧?傅月初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那显然就是魏庭上下给商议出来的结果,即便他傅月初同魏君之间的关系再怎么好,那也不可能会代替魏君做出决定的不是?
既然如此,那是不是就是说,傅月初这是决定绕过齐国来做这件事情了?可这普天之下,又有几个国家能够比得过他齐国的?
当今之际,能够同齐国相抗衡的,恐怕也就只有楚国一家了,可楚国一直都在惦记着魏国好吧,他傅月初怎么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跑到楚国去寻求联盟的嘛。
想想当初他傅月初的娇妻可差点都被楚国给抢走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傅月初又怎么可能会选择了楚国的呢?
“咳咳,那什么,今日的事情,你也莫要怪君上,下午的时候,君上将某叫到了宫中,今日君上之所以会阻拦你说出你的那些话,完全就是因为惧怕隔墙有耳,故而才会选择让你不要说出来的,君上此刻就在某的府邸之中,还请你不计前嫌,随某过去一趟,你放心,所有的一切某都已经给安排好了。”
听着姜弼这话,傅月初反倒是给愣住了,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姜弼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真的是太让他人难以置信了。
按理来说,齐君今日不是已经将他给赶出来了?既然如此,齐君又怎么可能会再将他给叫到面前去说那些事儿的呢?
“武胜君这莫不是在开玩笑?今日齐君可都跟傅某说了,若非考虑到齐魏两国之间的联盟关系的话,齐君早就已经命人将傅某给杀了,现在武胜君在傅某的面前这样说,莫非是齐君后悔了,想要将傅某给杀了不成?”
姜弼怎么也想不到,傅月初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要了他的命?这怎么可能呢?他方才不是都已经将事情的始末缘由都给说清楚了?怎么傅月初还会有这样的想法的呢?
“你小子……今日君上之所以会那么说,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宫里虽然已经都给戒严了,可说到底,还是有不少的暗探细作的,总能够将消息给传递出去了的。”
对于姜弼这样的说法,傅月初嗤之以鼻,“哦?如此说来,难道武胜君的府上就没有细作了不成?傅某可不认为武胜君的府上当真就有那么干净了,若是傅某到了临淄的事情给传播了出去又该如何?”
姜弼:“……”他的话似乎是已经说的很清楚的了吧?怎么这会儿傅月初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呢?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月初,你放心,某可以保证,你到了临淄的消息,绝对不会外传的,但凡有人敢提起此事,不用你来考虑那么多,某便出手将那人给除了,如此这般,你可还满意否?”
姜弼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了,傅月初还能说什么?不去?那无疑是会得罪了齐国的,虽说齐国是要走下坡路的,可如今的齐国还是极其的强盛的,只要齐君还在,那齐国就不可能会跌落了好吧。
“也好,既然武胜君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若是傅某再推拒下去,反倒是傅某的不是了,那傅某便随武胜君过去一趟好了,不过武胜君可要想清楚了,若是傅某说出了什么热惹恼齐君的话,那还请武胜君能够护傅某一二啊。”
一听傅月初这么说,姜弼的头都有些大了,这会儿他的心中突然间生出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总感觉今日傅月初过去之后,很可能会给惹出什么事儿,要不然的话,傅月初又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越是想,姜弼的心中就越发的后悔了起来,早知道会如此的麻烦的话,那他今日绝对不会过来了,瞧瞧这都叫个什么事儿的嘛。
若是傅月初当真惹恼了君上的话,那到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可他现在若是不肯答应了这个要求的话,那傅月初是绝对不可能随着他过去的。
这事儿就坏在这里了,今日在宫中,傅月初也只是说出了那么一点废话罢了,根本就没有别的什么作用的嘛,若是傅月初将所有的想法都给提出来了,那他们也就有了办法了,到时候即便是将魏国给踢到一旁去了,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饿问题的关键是,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傅月初的具体想法到底是什么样的,即便是心中再如何着急,那也是白瞎的。
沉思了好一会儿,姜弼不由的苦笑道:“那什么,月初,你就不能不惹君上生气吗?君上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的,若是君上当真生气了,你觉得某有能力阻拦吗?”
傅月初斜了姜弼一眼,而后摇头道:“既是如此,那武胜君就请回吧,夜深了,傅某还要回去陪着娇妻,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去考虑那些事情,况且今日傅某原本是打算将所有的一切都给说清楚了,却不想险些掉了脑袋,现在武胜君连这么一个保证都不肯给傅某,武胜君觉得傅某敢去贵府赴约吗?”
听着傅月初这话,姜弼险些没一口老血给喷了出来。
他的府邸怎么了?就算他的府邸再如何不好,可当初那不也是让他小子给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一样的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这会儿他到好意思跟他说会这样的话了,还能不能稍微的要上那么一点脸了?
越是想,姜弼的心中就越发的不是滋味了,可现在他还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他太清楚不过了,今日若是他不答应了的话,那傅月初是绝对不会随着他过去的,可若是他现在给答应了下来的话,那一会儿若是傅月初当真将君上给惹毛了的话,那到时候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武胜君不必赘言,你的为难,傅某知道的一清二楚,放心吧,只要过了今晚,一切都还跟以前一样了,傅某明日一早便会启程回归魏国的,毕竟魏国国内也有不少的事情等着傅某回去处理呢,武胜君就不必再想那么多了。”


【综合其他】推荐阅读:武林猎魔传被凉一剑诛尘妖妃当道:狐系王爷宠翻天轮回乐园一胎三宝:总裁盛宠麻辣妻狼情妾意赐歌江唯林南烟天才萌妃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