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旅游开发(1 / 2)

作者:风在流浪
后世有句谚语是这样说的:要致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
八月初,突然下起了雨,雨虽然不大,但一下就是两天。
杨义想趁下过雨好挖土的机会,开始考虑修路的事情了。
金沟村万余人里面,除了两千余孩子正在读书,其他男女老近九千人皆全员上阵。
由于有太多地方同时开工,所以劳动力非常紧张,再招五百人修路已迫在眉睫。
难民已全部返乡,这附近已无人可招了。没办法,杨义只能派二管家到蓝田县去招人了,开出的福利不算高,十文钱一天,包吃包住。
如今虽然已经下雨,但灾年并未完全过去,有了这些钱,百姓们也可以勉强生活。
杨义不是慈善家,他不可能不计成本的使劲给工钱。他可不像别人穿越的那样,给的工钱比当地实际情况要高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在如今这个大环境里,这样给工钱的话,会死得很快。
因为你这样给工钱,就有大量的人跑到你那里找工作。门阀权贵也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招到人,这样会侵犯他们的利益。
虽然工钱不高,但胜在包吃包住,二管家只用了一天时间,便招满了五百健壮的劳力。杨义先给这些人两天时间搭自己住的地方,然后才开始动工。
先由外面的官道开始修,直到里面的第三道水坝。再从另一边折返,一共五十余里。
杨义将这五百人分成两队,还开出了奖励制度,每天哪队修得最快,哪队将获得一贯钱的奖励。钱虽然不多,但也相当于他们半天的工钱了。
这也导致了这些人像是吃了枪药似的,起早贪黑拼命的干,就是为了那一贯钱的奖励。
有次,杨义看到这些人天还没亮就已经出发了,中午大太阳也不休息,到天黑时完全看不见了,才依依不舍的回来。杨义实在看不下去了,又重新调整了奖励,最快的奖两贯,慢的奖一贯。
可是杨义还是算漏了这些人的朴实,他们每队人又分成两三小分队,在晚上烧着篝火接着轮流干。
看着所修的路,比杨义规定的多出了数倍。但那些修路的人却日益消瘦,甚至有十余人已经病倒了,他们还是那么不要命的干。
杨义才迫不得已规定:辰时三刻开工,午时一刻必须收工。未时三刻开工,天黑前必须回到驻地吃饭,否则扣钱解雇!
就这样,才勉强遏制住了这些,勤劳朴实的修路人。
大管家杨云现在已经升为大总管了,杨义另外又安排了四五个管家,由大总管直接管理,原来的二管家、三管家也升为副总管。
杨云正为杨义提出的新奇做法搞得焦头烂额,他不是不明白杨义这样做的好处。只是他学的还不够快,没能跟上杨义的想法。
就搞的那数十个组,已经够他头疼的了,如今杨义又要修路,更是令他疲于应付。
这天,他对现在的工作有些吃力了,便找到杨义面前诉苦。
“小郎君,奴才学识浅薄,做事力不从心了,总跟不上小郎君做事的节奏。奴才想辞去大总管之职,专职做小郎君的管家,伺候小郎君。”
杨义看了杨云一眼,摇摇头:“不用着急,学不会慢慢学。一个人不是天生就什么懂的,只有靠后期努力学习,才会懂得更多东西。”
“这些奴才都懂,只是如今所管之事越来越多,奴才感觉力不从心罢了。”杨云有些不好意思,说着话的时候,头已经快低到裤裆了。
“其实你们可以这样做,你和二总管、三总管,把数十个组分开来管,每个总管之下,可以设若干个管家,每个管家管数个组,这样你这个大总管就轻松多了。
也不用事事亲力亲为的操劳,可以安排其他人去做,比如管理组的那些人,他们就是专门为这个培养的,应该多给他们一些历练的机会,你在一旁把握尺度就行,不懂的再来问我。”
大总管才恍然大悟:“小郎君果然是天纵奇才!奴才远远不及也!”
“你怎的也学这一套了?现在还没到我预想的目标,你们以后还会更忙,没事去管理组那里听听课,对你们绝对有用。我准备每天再增加一节课,这样才更快的培养更多的人出来。”
“不知多少才是小郎君的目标呢?”杨云好奇的问。
“我预想的目标,总管得有十个以上,管家得有上千人,管家之下的管事起码有五千之数。”
杨云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杨义,半天说不出话来。
杨义并没有将后世的那一套称呼搬到唐朝来,像什么集团公司、总经理、总裁之类,并不适合这时代。
在这个时代标新立异可不是什么好事,会被认为是异类。迂腐的人太多,到时候都不一定能找到合作伙伴。
“小郎君,能不能将一些消耗力气的活先停一停?”震惊过后,杨云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为何要停?”
“小郎君,耗力气活太费粮食,如果按照这样吃下去,我们的粮食只够维持一个月了。
如今灾荒刚过,但粮食紧缺,虽然没有像发生灾祸初的五百多文一斗,但也要二百文一斗,光买粮的钱就是一个大数字啊!”
“实在不行的话,让人到河里捉些鱼将就着吃吧!或是派人进山打猎!”
“小郎君说笑了,已经吃了三个月的鱼,早就吃腻了!进山打猎就更不用说了,整个骊山几乎都没有比老鼠更大的猎物了。”
杨义搔了搔头:“这确实是个难办的问题。粮食之事你先不用管了,你尽快管好各个开工的工地就行,别的工地也一个不能停。”
“是,那修路那些人为何不准他们晚上干活?他们自愿干活,增加了进度不更好吗?”杨云对这事百思不得其解,早就想问杨义了。
“很简单,我不想让来我这做工赚钱的人有事。更不想被别人说,他们有命赚钱没命花!明白了吗?”
“奴才明白了,这叫松驰有度!人并不是铁打的,累坏了是要生病的,人这一病就不好医了,八成会要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庆余年明朝败家子民国谍影工科学霸在西汉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秦吏一本复印机闯明末头号天王乡野小春医三国之季汉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