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哦,萧郎回来了?(1 / 2)

作者:萧荷
在侍卫安排下,萧翎和高湛都住进了客栈,二人跑了这两日,身上有些脏兮兮的,萧翎沐浴一番出来后,见东成跪在他案前,他抬步过去坐在案后,东成递过去一杯茶,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公子,属下无能,让你受委屈了!”
萧翎笑了笑毫不在意,“不关你们的事,我此行收获甚多,倒是意外之喜,对了,东篱叔呢?”
东成立马乖巧回道:“师傅带着我们找到了山寨底下,看到了公子您留下你的记号,他让我带着人先来找您,他去朗州城寻王将军去了,估摸要把蛮军老巢告之,届时一举歼灭,再者王将军和桑仙医都离开了川蜀,师傅不放心应该是回了蜀中。”
“嗯嗯。”萧翎点点头,吹了一下茶杯的热气,“外面局势怎么样了?”
“信王和汉王遭到南陈京口和石头城精锐的攻击,寸步难行,最近已无大战,王谦将军不日将拿下朗州,夫人与高家军正在攻打潭州城,那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翠花被夫人杀了!”说道最后东成啧啧嘴,
萧翎僵硬地看了他一眼,他是天鹅肉?
萧翎自动略过这个问题,“她还好吗?”他轻声问道,垂下了眼眸。
“夫人很好,桑仙医和尹大哥在暗中保护她,高公子也把夫人照顾得很好…”东成乐呵呵说道,
他说完后面一句话,不知不觉打了一个冷颤,好像周围的温度突然低了不少,东成吸了吸鼻子,望着萧翎,等着他下一步吩咐,却发现公子垂着眼好半天没说一句话。
约莫一个时辰后,覃彦胜、彭文堂和廖宣明都齐齐领了蛮兵过来,萧翎以高湛为主将,布下策略,整军齐发潭州。
潭州正处湖湘的中央,代表南陈朝廷,朗州在湖湘西北部,是蛮军聚集地,边境安宁时,朗州与潭州相互不对付,朗州军拒绝潭州的一切指令,可国难当前,蛮兵才会出动一部分兵力来协助潭州守住城池。
苏玉衡和高洋昨日血洗蛮兵后,连攻潭州两日,未能拿下。
此时的高湛就是战场上的猛虎,他将连日来所受的屈辱和憋闷,悉数发泄在战场上,气势如虹攻下益州,随后更是一路势如破竹,将朗州与潭州之间一带县城全数攻克,最后带着蛮兵一举杀到潭州南门,与高洋北门进攻相策应,潭州城终于在二月底告破。
高湛率先入城,萧翎还在益州布防做好善后工作。
北睿大军进驻潭州城后,秋毫无犯,只拿下了朝廷官员,高湛一边让高洋去处置这些事,自己倒是奔到何震面前,拧起他的前衫,眼珠子瞪了出来,猝口骂道:“哪个不要命的羊巴羔子敢说本世子爷通敌啊?那啥破证据,拿出来看看,谁敢诬陷老子,老子炮了他祖坟!”
高湛一进潭州军府大门,几声力吼,立刻将所有将士都给镇住了!
何震被高湛拧着前胸,极其羞愤,他一把推开高湛,拿出西路大军主帅的威严,盯着高湛喊道:“高世子叛国通敌,证据确凿,来人,给我拿下他!”
何震说完这句话,场面尴尬了,通厅内两边站着不少军将,站在门口的是随高湛杀进来的三个蛮兵统领,左边是高家亲信,听了他的话个个嗤之以鼻,右边有些是高家旧属有些是何震带来的亲信,以及朝廷派来的长史、司马和主簿等,摄于高湛的威势,竟然没有半个人敢动。
“哈哈!”高湛见了这情景不由大笑,站在厅前的台阶下,指着何震大骂,“何震啊,你以为有了诏令就能做好一军主帅吗?试问攻下岳州和潭州,你立了几分功?你以前在汉中挣得那些功劳,我看是西梁友情赠送的吧!”
“哈哈!”
“哈哈!”
高家一旁将领立即以嘲笑附和。
何震气得面红耳赤,咬牙切齿,“高湛,你少猖狂,你再嚣张,敢不听朝廷诏令么?”
高湛双手一摊,“行啊,潭州以南还有几个州,要不你带兵打过去?我反正做了一回俘虏,大不了再蹲一下牢狱呗!”
“你….”
高湛这副不以为然更加激怒了何震,
何震瞅了一眼高湛身后那些蛮军,眼睛一眯,“你身后这些蛮兵又怎么说?”
高湛耸耸肩,道:“其一,他们可不是辰皇寨的人,其二,他们是被监军大人说服随我兵攻潭州的,如果你说监军也通敌,那我就没话说了!”
“咳咳….”何震忍不住呛住了,萧翎是太子的人,他可不敢动。
“哼,我不管,你留着这些说辞跟汉王殿下说吧!”何震边从袖口抖出一道圣旨,“这是陛下的圣旨,来人,将高湛押回夏口,待汉王殿下审问,谁敢再多说半个字,就是抗旨不遵!”
何震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愤怒不堪要跳起来的高家军,目光最后落在勾着唇角冷笑的高湛身上。
高湛看着嚣张,内心却苦笑不已,褚孝仁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呀!
不过眼下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暂时如此了,等公堂上再见机行事。
高湛伸出双手,很痛快道:“来吧,来吧,本世子坦坦荡荡,不怕人甩花招!”
何震不以为意,招手侍卫进来,这下再无人敢反抗,高湛便被抓了起来。
原本何震让人把高湛直接送去夏口,让高洋也跟着回去等待皇帝旨意,可苏玉衡却以何震是抓到高湛有通敌之罪的判官,自然该和高湛一道回夏口协助审问为由,逼他走人,何震辩无可辨,最终决定亲自押高湛回夏口。
在苏玉衡建议下高洋留守潭州,与彭文堂、覃彦胜和廖宣明等人一道料理潭州善后事宜。何震完全奈何不了高洋,只得留下几名亲信,以及朝廷派来的长史和司马,便押着高湛与涉及此案的高家将领返回夏口。
苏玉衡自然也随军去夏口,而桑明与剑梅山庄的人留了下来。
三月初二那日,苏玉衡与高湛一行人回到夏口,而萧翎也在三月初三抵达,众人等着汉王从合肥赶来夏口审问高家一事。
苏玉衡回到夏口后,便住进了安老爷子给安排的一个三进院落,她得知萧翎安全无虞,悬着二十来日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她便安心靠在榻上歇息,半睡半醒,她摸着肚子,跟孩子说话,“小宝贝,你今日一早就踢了我一下,是不是知道你爹今日要回来了?你想不想他?”
她声音甜甜软软的,说出来时,自己都吓到了,没想到当了母亲后,很多事情不自觉就改变了。
若云在屋子里照看她,端着一杯姜汤给苏玉衡,轻声道:“夫人,今日早上见您有些咳嗽,您喝一点暖暖身子!”
苏玉衡靠在软软的大迎枕上,浅浅抿了几口,战事大定后,她身体放松下来,竟是累垮了,头也有些晕乎乎的。
若云便坐在榻边看着她的肚子,“小公子真乖巧,这一个月竟是一点都不闹腾,等到将来生下来,一定是个有孝心的孩子!”
苏玉衡闻言溢开了浅浅的笑容,将碗递给她,继续歪着身子摸着肚子不说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综合其他】推荐阅读:武林猎魔传被凉一剑诛尘妖妃当道:狐系王爷宠翻天轮回乐园一胎三宝:总裁盛宠麻辣妻狼情妾意赐歌江唯林南烟天才萌妃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