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再见兄弟(1 / 5)

作者:梦色调香师
(一)

循着小路走出了山坳,一步一步衡量着大山的直径,高卉站在公路旁,等着难得一见通往城市的大巴车。一直以来,他就像归隐山林的隐士。他是片山林里唯一的护林员,住在山坳里的防护站,终日和狗为伴,与树为林,防护站周围种满了蔬菜和玉米,门前不远处有一口老旧的水井,过着坦然的农耕生活。日月星辰,春夏秋冬,他每天都要巡视一遍这片林子,听着鸟语,闻着花香,采一些野菜野果和蘑菇,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只是偶尔会感到孤独。

坐在车上,窗外浓重的绿色逐渐变浅,变得色彩缤纷,眼前缭乱的景致却并没有引起他内心的波澜,此刻,他只想早一些结束一天的行程,回到他的那片天地。

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民工子弟希望小学,那是他资助了多年的学校,每次学校邀请,他从未出现,只想默默地尽一份力,从未想过要出名或者炒作,只是这一次学校联系多方的资助者,准备成立义工小组,定期助教和为学校做义工,作为一名党员的责任感,曾经的使命感,都在驱使着他,况且,他一向喜欢小孩子的。

学校里仅有一个校长和两名老师,照管着6个年级百十来个孩子,这天学校里将要迎来许多客人,一大早便准备起来,打扫,规整,门口挂上了红灯,顿时喜庆了许多,所谓的校园不过是在一排废弃的平房里,简单整修了一番,校长原本是从国外回来的,在做记者的时候接触了许多失学的民工孩子,于是辞了工作办了这所希望小学,两个老师也是他的昔日同窗。

一次偶然的机会,高卉在大巴车的站牌上看到了一则募捐启事,学校里缺少教学用具和桌椅,高卉看到后打通了校长的电话,此后的多年,他与这所学校结下了深厚的缘分,虽然与校长从未谋面,两个人生出了惺惺相惜的情谊。

校长带着孩子们在校门口迎接着过来的义工们,走进校门,校长竟然一眼便认出了高卉,打不走上前迎接,双手紧紧握着高卉的手,高卉的个头高出了校长许多,两个男人人站在一起,最萌身高差,倒是般配得很。

和孩子们在一起,高会突然觉得自己也年轻了许多,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只不过,与这些乖巧快乐的孩子相比,他的童年记忆里满是胡闹和忧伤。

折腾了大半天,活动终于结束了,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孩子送给他的小红花,虽然尚未成婚,他已经是这么多孩子的父亲了,心里总是有些自豪和温暖的。

路过一家小店,高会看到了门口的小柜台里摆着各色的烟,自从做了护林员,他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

“有人吗?来包烟。”高卉站在门口相电力探着头并未看到有人,于是走了进去,店面不大,货物摆满了两边的架子和柜台,满满当当,倒是有调理可循,虽然店里显得有些挤吧和陈旧,倒是十分干净,没有什么灰尘,中间勉强有一条窄的缝隙可以走过一个人,里边还有一道门,敞着,门上挂着一个布帘,拨开布帘,是一张硬板的单人床,上边只有一条被子,叠得豆腐块一般,床边放着一双拖鞋,床下摆着脸盆和洗漱用具,牙刷、牙膏、手巾,整齐利落,一目了然,看在眼里,高会心中有些起伏,让他一瞬仿佛回到了过去。

“兄弟,你干啥呢?是你要买烟吗?”

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高卉的耳朵颤抖了,他甚至有些不敢回头,身子已经僵在了那里,如同被什么东西困住一样。

“哎,我说你呢!你要不要买东西啊到底?”声音越来越近,这是一只手伸了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回过头,看到对方怔住了的眼神,他的眼睛湿润了。

“是你!高卉!”

“是我,兄弟,好久不见。”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着,舍不得放开彼此,秦观拍了拍他的后背,两个人才分开来。

“高卉,自从咱们分开,就再也没见过,所有兄弟都联系不上你,你到底去哪了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秦观从旁边抽出两只老式折叠凳,摆在了空隙之间,又开了一盒烟,拿过打火机,示意高卉坐下来,老习惯,点了烟抽了两口便塞到了高会的嘴里。

“自从离开以后,我做了护林员,吃住都在山里,那边也没有网,手机也没有信号,只有一部办公电话,就像回到了原始生活,挺好,安逸。”

听了他的话,秦观扯了烟盒,又从口袋了掏出一支笔递给他,“地址和电话,省得以后再找不着你。”

高卉抬起头再次环视了一圈小屋,“你怎么干上这个了,我一直以为你还在老李头手底下受虐呢,没成想,跑到这躲清闲来了,还弄了这么个半死不活的小店,你看那墙皮,那块墙角都裂了。”高卉指着小店门上的一角说着。

秦观笑了,他知道,高卉戏谑的语气里充满了关怀的意味,只是不好说出口罢了,反讽一向是他们之间表达关心的“暗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庆余年明朝败家子民国谍影工科学霸在西汉秦吏一本复印机闯明末头号天王乡野小春医三国之季汉崛起浴火重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