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生忌(1 / 3)

作者:梦色调香师
一大早,天色微亮,高卉便起身了,这天,是他母亲高淑芬的生日,每年的这个时候,他总会给母亲买她最爱吃的梅菜饼,母亲不喜欢生日蛋糕的味道,梅菜饼是她的拿手菜,更是她的最爱,高卉才从小最爱吃的也是母亲亲手做的梅菜饼。

起来后,他没有惊动还在睡着的小北,自己煮了些米粥,简单的喝了几口粥,便要赶大巴车,先去镇上里买梅菜饼,然后还要乘车,去市郊的墓地。

墓地一片肃穆,甚至有些荒凉,四周长着郁郁葱葱的树,一排排并着青色的墓碑,偶尔能够看到某一座墓碑旁摆着鲜花和祭品。这里的灵魂已经安睡,时间的纷扰再无瓜葛,而活着的人依旧被生活的烦恼所缠绕。

高卉还为母亲买了一束茉莉,母亲在世的时候,家中的阳台摆满了茉莉,花香满屋,即使母亲在生病的时候,依然会记得为茉莉浇水。

每每看望母亲的时候,高卉总是穿得十分整洁干净,旧皮鞋擦得油亮,衣服熨得服服帖帖,只有头发没怎么梳,好在头发比较短,看上去精神得很,他不想让母亲看到他颓唐的样子,毕竟,母亲生前的时候最爱干净。

站在墓碑的远处,高卉看到一个鬓边夹杂着点点灰白,但是依旧腰硬背直的人,看到熟悉的侧影,他心里已经猜到八九分了,于是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韩叔,许久未见,没想到您也来了,怎么样,身体一直还好吗?”高卉已经走到了老人的后方,听到问候,韩冷慢慢地回过头,两个人礼貌性的相拥在一起,寒冷轻轻拍着高卉的背,两个人分开来。

“小卉,咱们好久不见了吧,你现在怎么样,听说你去做了护林员,日子过得清苦吧,还过得惯吗?”

高卉看着母亲墓碑前放着的梅菜饼和一瓶白酒,微微点头笑了笑,那一定是韩叔给母亲准备的。

“韩叔,你放心,我过得挺好,您怎么样了,老寒腿的毛病还常常犯吗?”

说话间,高卉单膝蹲了下来,将手里的梅菜饼和花也放在了碑前,然后站了起来,给母亲鞠了三躬。

“小卉啊,你又来看你妈,哎呀,还是你最孝顺了,带了你妈最爱吃的菜,最喜欢的花,今天是你妈的生日,以前啊,你妈在的时候,就是咱们俩加上我们家笑笑,一起陪你妈过生日,还真是热闹。”

韩冷从衣服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一块手绢,然后蹲下身来,仔仔细细的擦拭着墓碑,“以前啊,你妈最爱干净,我还记得,你妈走的那天,也是把屋子仔仔细细收拾过的,只可惜啊,好不容易把你养长大了,却没有那个福气享受了,你妈呀,这辈子命不好,来生啊,一定投个好人家,平平安安,快快乐过一辈子。”

高卉轻抚着寒冷的肩膀,“韩叔,您放心吧,我妈下辈子肯定能享福。”

“我呀,不指望别的,就是在我死后,希望来生啊,能投胎到你妈的隔壁,这样啊,我们从小就是青梅竹马,我就可以时时刻刻待在你妈身边,保护你妈了。”

高卉搀扶着韩冷,两个人站了起来。

“韩叔,如果真的有下辈子,您除了照顾我妈,别忘了我啊,我要当您真正的儿子,你来负责保护我妈,我来保护咱们这个家。”

韩冷听了高卉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两个人缓缓地挪着步向前走着。

“小卉,今天住在我这吧,家里反正只有我自己,咱们啊好好谈谈心。”韩冷确实很长时间没有见到高卉了。

高卉明显消瘦了许多,也黝黑了许多,虽然能够看出来他收拾过,但还是隐约可见一些胡茬,眼睛里也没有了当年的神气,如今的高卉,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护林员。

“孩子,你瘦了好多,你们是吃的不好吗?还是那边本身条件有限啊,虽然你还年轻,但还是要多注意身体,可不能把自己熬坏了。”韩冷叮嘱着他。

“韩叔,您多虑了,我呀,是更健康了才对,每天在大山里奔走,这身上的肌肉倒是都还在,对得起那些年当兵的日子。”

“你的那个护林站,一共几个人啊,就你自己吗?”韩冷继续关切的问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庆余年明朝败家子民国谍影工科学霸在西汉秦吏一本复印机闯明末头号天王乡野小春医三国之季汉崛起浴火重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