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遇见塔希提(下)(1 / 2)

作者:梦色调香师
每逢周末的时候,杨辰会一整天待在附近的医院里做义工,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或者病人家属特别忙碌的时候,她也毫不吝啬的帮忙,医院里的人都认识她,而且非常愿意用“你好”跟她打招呼。

杨辰除了照顾他们的生活,经常陪他们聊天,偶尔唱一些国语歌哄老人们开心,他们听不懂她的歌词,但从旋律和表情可以看得出,杨辰的歌充满了希望,流淌着快乐。

傍晚时分,她正在给一位老人量血压,这是她的最后一项工作,她打算到大叔的饭馆里好好饱餐一顿,量过血压,正在收拾器具的时候,突然,门外闯进了一个看上去有点颓废的人,棕色的蓬乱头发,眼窝深邃,浓重的黑眼圈,灰色的体恤上污渍清晰可见,黑色褶皱的旧短裤和一双沙滩鞋,手上拿着一把刀,刀上仍然粘着干了的绿叶菜残渣,他的手有些发抖,从他的嘴唇中间蹦出了“devaliser”,杨辰知道,那是法语,意思是“打劫”。

病床上的老人吓得躺了下来用被子蒙住了头,她假装没有听懂的样子,回过头继续收拾着血压仪,没想到那个人依旧没有放弃,喊着“devaliser”,并向前走了几步,杨辰装好了仪器,回过头,淡定的说:“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吗?”

男人发现这是一个无法沟通的女人,于是他用刀尖指着杨辰身上的斜挎小包,焦躁得重复着那个词。

“你说什么呢,我真的听不懂!”杨辰面带微笑温和地说着,她看着男人更加焦急的样子,暗暗觉得好笑,于是她故意说了很多的中文,对于男人来说,如同遇到了一个“噪音器”,他终于忍受不了了,缩回了一只手,低下头去狠狠地挠着自己的头发。

说时迟那时快,看准时机,杨辰迅速冲到男人面前,抢下了刀,凭借童子功“擒拿术”成功制服了“劫匪”,原本这个劫匪的抢劫技术含量就不高,杨辰叫来了男医生,一同将他扭送到了当地的警察局。

这时候,劫匪发现杨辰不但懂法语,而且说的还不错。

从警察局出来,她终于可以轻轻松松地去吃饭了。

“老板,现在是晚饭时间,你这里怎么没什么人啊?”杨辰径直推开了店门,坐在了老地方。

“进门的时候你可没看到吗,我在门口挂了‘closed’的牌子,今天什么也不做了,休息,你去隔壁家看看有什么吃的吧。”老板站在柜台里,认真擦拭着身后柜子上的酒。

杨辰看了一眼门口,果然,门把手上挂着一块木牌子,她进门时直接推着玻璃,所以没有注意到,“为什么要关门?你要出门?”杨辰走到了柜台前。

“不,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地待会,歇一歇。”

“是吗?那巧了,我也想静静,你知道吗,今天,我抓了一个劫匪。”

“你?呵呵,还真没看出来。”

“你小看我,你知道吗,以前,我也是擒拿高手,还是跆拳道黑九呢!”杨辰动着手指,示意老板给她倒杯酒,老板顺手翻起身边的杯子,给她倒了一杯白葡萄酒。

“很小的时候,我妈就去世了,我爸工作特别忙,因为我长得太卡哇伊了,就把我送去学跆拳道和自由搏击了,主要是为了保护自己的。”

“为了你的‘卡哇伊’”,两个人碰了杯。

“后来,我遇见了他,他打架特别厉害,第一次遇见他,就是他救了我,我以为我找到了那个可以保护我一辈子的人,我以为,我再也用不上这一身的功夫了,可惜。”说着,杨辰摇了摇头,摇晃着酒杯,喝了口酒。

“可惜,他打不过你?”老板调侃道。

“可惜,他为了别人而活,却不包括我。算了,听我说了这么多,说说你吧!我对你一直很好奇,可能是女人的直觉吧,我总感觉,你身上,有故事。”

老板看着她,默不作声,一口气干了杯子里剩下的酒,“我的故事很简单,咱们俩个从某种程度上,有些相像,你选择了抛弃过去,而我,是被过去抛弃的人。”

杨辰不住地点着头,“有道理,两条错乱的直线在这里相交,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为了这种缘分,干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庆余年明朝败家子民国谍影工科学霸在西汉秦吏一本复印机闯明末头号天王乡野小春医三国之季汉崛起浴火重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