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奠老战友(中)(1 / 2)

作者:梦色调香师
站在镜子前,秦观整了整领带,平时随意惯了,突然穿的这么整齐,一时间还真有点不习惯,总觉得身上被什么绑着一样,浑身别扭,不过,看到镜子里精神帅气的自己,他不禁挑了两下眉毛,给了自己一个“赞”。

身上的西装原本是他的结婚礼服,只可惜,没等到婚礼,他和文娟已经天人两隔了。虽说平时舍不得穿,但这天是文娟的祭日,以前文娟曾对他说过,她最喜欢他穿军装和西装的样子,笔挺,精神,看着靠谱。

文娟不喜欢被包起来的花束,她的理论是:总觉得它们看上去弱得很,没有盆栽或者自然生长的花看着有生命力。但秦观依旧经常给她买不同的花,因为他知道,文娟不喜欢花其实是因为觉得它们贵,他永远记得第一次送文娟一大束玫瑰时她的样子,娇嗔地数落着他胡乱花钱,嘴角和眉毛却是上扬的,眼角里装满了小确幸。

这次,他给她买的是满天星,他觉得她一定是变成了天上的星星,在日夜守护着他和家人。

芳芳向队里请了假,陪着秦观到城北的烈士陵园看望躺在那里的姐姐。

看守陵园的是几个退伍的老兵,几十年前,他们的战友也在这里长眠,他们是受过伤的功臣,本可以安享晚年,但他们不想赋闲在家,于是成了这片陵园的守护者。

这里的老兵们都认识秦观,他们佩服他的执着和专一,也同情她的遭遇。祭奠烈士是需要登记的,他们每次看到秦观,总要安慰和关切一番。

“小秦啊,你又来啦,这次又给文同志带什么好东西啦?”

“没有,这次就给她带了一束满天星。”

“对了,今天啊,除了你,还有一个小伙子也来看她,是你们的战友吧!”

“他什么时候来的?您还记得他的样子吗?”秦观听了老兵的话,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他认真地问道,同时脑子里迅速搜索着,到底是谁会来看望自己的妻子。

老兵一脸认真的样子,皱着眉头思索着,“个子挺高,就跟你差不多高,长得有点黑,穿着黑色的那种休闲夹克衫,来的挺早的,大概八点多钟吧,那个时候我正在吃饭,对,好像就是那时候来的,不过,我没注意走没走,说不定还在呢。”

“芳芳,咱们过去看看吧!”秦观拽着芳芳的胳膊,芳芳只得跟了上去,她还不忘回头跟老兵微笑着挥了挥手。

来到文娟的墓旁,他发现妻子的墓碑已经被擦试过了,墓前也被仔仔细细地收拾过,地上摆着文娟最喜欢吃的辣条、鱼皮豆和许多小零食,他将手中的花放在墓前,笑了。

“娟子,你看,就算你躺在这,还是有这么多关心你的人,都是你爱吃的,一定很开心吧!”秦观蹲下身,轻轻地抚摸着墓碑上有些泛白的照片。

“姐,我也来看你了,我就知道姐夫肯定会给你买花的,一点新意也没有,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芳芳从背包里拿出一顶针织的帽子,用手仔细打理了一番,撑开来,放在了墓碑上,“姐,以前你总给我织毛衣,虽然手艺不咋地,但很暖和,我呀,毛衣是够呛了,就这个帽子,也是学了好久才学会的,你就将就着戴吧。”

“娟子,这里有这么多兄弟陪着你,还有我们常来看你,还有,不知名的朋友依然记得你,应该不会感到孤单了吧,我知道你一向是好强的人,估计在那边也逼着自己训练呢吧,该偷懒的时候偶尔偷个懒,没关系的,还有,在那边虽说没人管着你了,但你也要适可而止啊,少吃点那些小零食,对身体不好,跟你说,前几天爸过生日,我们包的饺子,因为太好吃都是光了,没给你留,你要是想吃,就托梦给我,我给你做”。秦观站了起来,摸着冰凉的墓碑,仿佛牵着文娟冰凉纤细的手,“对了,你有手脚冰凉的毛病,要多喝点红糖姜水,多吃大枣,那边是不是也有中医啊,应该给你调理调理。”秦观还要继续往下说,却被芳芳打断了。

“姐夫,说些什么呢,姐肯定都觉得你啰嗦得像大妈。”

“是哈,娟子,我说多了,但是,跟你说,你得往心里去啊。爸妈身体不好,我没让他们过来,你别怪老人家,希望你保佑他们身体健健康康的,你在那边也千万要照顾好自己,万一哪天投胎了,到什么人家,告诉我一声,我去看你。”

“姐,你听到了,你的下辈子他都不放过。但是,姐,要是你真的能听见我说的话,求求你,放过姐夫吧,他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不要让他为了你苦了自己一辈子。”

“芳芳,行了啊!”

“不!我要说,姐夫,”芳芳定了定神,看着秦观,“应该说,秦观,你觉得你一直这样,我姐看着会开心吗?你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从过去走出来,为什么,就不能尝试着接受新的生活,过自己的日子,能不能看看你身边,你身边,还有w··还有爸妈,还有更多关心你的人啊,就算你不考虑我姐的感受,你也应该考虑考虑他们的感受吧!”

“芳芳,你不要说了,你姐听到会不高兴的!”秦观生气了,转身就要走,北方放一把拉了回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庆余年明朝败家子民国谍影工科学霸在西汉秦吏一本复印机闯明末头号天王乡野小春医三国之季汉崛起浴火重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