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奠老战友(下)(1 / 2)

作者:梦色调香师
果然是你!秦观悄然站在了窥视者的身后,正欲将手搭在他的肩膀,那人反手回身,两个人打了几个回合后未分胜负,各撤了一步后分开来,犀利地看着彼此,秦观打量着自己的衣服,生怕有什么撕裂之类的闪失。

秦观没想到,归隐山林的高卉居然还记得娟子的忌日,“那些零食,是你放的?”

“怎么,就许你来看媳妇,不许我来看战友啊?”

芳芳看到他们在打架的样子,慌忙地赶过去,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高卉,“小卉哥,你怎么来啦?我们还以为,你早就把我们忘了,自从离开,你就再也没找过我们吧。”

“哪有,不久之前我还和你哥一起喝了顿酒呢!是吧,老秦。”

“就是,我们还英雄救美人了呢!”两个人默契地碰了拳头。

两人难得能够聚一次,芳芳坚持要留下高卉一起吃顿饭,她拽着高卉的胳膊,秦观在一旁也不住的帮腔,高卉拗不过两人,便随着他们回到老两口的老房子,正赶上两位老人已经被送回了养老院,老房子也空了出来,三个人可以尽情畅聊。

还是在那辆破旧的车里,秦观和高卉你一句我一句,将两个人救助那位孕妇的事情当做故事一样慢慢地讲给芳芳听,偶尔还不忘调侃几句,芳芳笑得十分开朗。路过超市,三人买了好多菜和啤酒,看这架势,高卉今天是很难回到村里了,他需要跟小北打个招呼。

村子里的手机信号不好,高卉只能将电话打到护林站的座机上,“嘟···嘟···”那边接起了电话,是小北的声音。

“小卉哥,已经往回走了吗?晚上我打算做冬瓜排骨汤。”

“啊,小北”高卉打断了小北的话,“我晚上不回去了,遇上了许久不见的老战友,”

“老战友?那好吧,那你···”

“我没事,放心吧,明天一早就回去了,你一个人在站里住,晚上的时候锁好门,如果实在害怕,就去李大娘家,跟老人做个伴。”

小北有些失落,但她还是笑着安慰高卉,“放心吧!”

挂了电话,只见秦观在一旁已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笑并不是真的觉得打电话的两个人说话好笑,而是难得看到了高卉“柔情”的一面,平日里,见惯了高卉傲娇的模样,对比起来,倒令秦观十分好奇,那个“小北”究竟有怎样的魔力,竟然把高卉熨的服服帖帖,同时他也仿佛看到了高卉和小北相知相爱的“后半生”。

高卉一脸的莫名其妙,看秦观的样子,真不知这个小子的心里又在盘算些什么,或者,他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秦观脑子里想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那还是高卉第一次到秦观岳父岳母的家,陈设旧,摆件旧,沙发旧,只有窗帘和床铺是新的,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钻进屋里,暖洋洋的。

高卉随处抹了一把,手上沾满了灰尘,但他却没特别在意,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又随即躺了下来,两条腿罗列着交叉开来,“我说,老秦,我记得以前在宿舍的时候,你的床铺是最干净的,就连床板缝儿都擦的一尘不染,而且,老是抢着打扫卫生,尤其乐意帮着女生,哦不,确切的说是帮着文娟洗衣服。现在,到学会偷懒了,从实招来,那时候是不是就为了做给文娟看的,现在文娟不在了,收拾屋子都没动力,更没人监督你了,所以这么放肆。”

芳芳进屋之后换了衣服,就直接进厨房忙活了,秦观也坐在了桌子旁摘菜,他没有理会高卉的讽刺,他早就习惯了高卉这个老同学的“毒舌”,“你,别老站着说话不腰疼,有那功夫,来来来,摘菜!”

“我堂堂一名退伍的消防官兵,你还敢来命令老子?!”高卉腾地坐了起来,严肃地说着。

“行了,差不多得了,别贫了,赶紧过来干活,要不咱们得多久才能吃上饭啊?我都饿坏了。”高卉从沙发上挪开了身体,缓缓地蠕动到餐桌旁。

等待总是值得的,晚间,一大桌子饭菜已经堆满了桌,忙活一阵子,终于可以安静地坐下来,芳芳给两个人倒满了酒,还未说话,三个人先碰了满杯,看着高卉和秦观已经干了,芳芳也一饮而尽。

再次倒满了酒,三个人都没有动杯子,而是拉开了话匣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庆余年明朝败家子民国谍影工科学霸在西汉秦吏一本复印机闯明末头号天王乡野小春医三国之季汉崛起浴火重生路